职业本科教育试点开花结果:首届职业本科生的远大前程

  入口端“叫好”,出口端“叫座”,职业本科教育试点“开花结果”——

  首届职业本科生的“远大前程”

  近日,应届生郭宇豪将入职一家电气行业的上市公司,成为一名嵌入式软件开发工程师。吸引他的,除了11万元的年薪,还有公司的综合实力和发展前景。他把这个工作机会归功于职业本科期间的学习,“学校在理论和技能方面为我插上了双翼。”

  2019年起,教育部批准32所学校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郭宇豪就读的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就是其中之一。今年6月,该校903名“专升本”毕业生拿到了自己的学士学位证书,成为我国职业教育的首届本科毕业生。据了解,西安汽车职业大学、上海中侨职业技术大学等试点校近日也迎来首届本科毕业生。

  作为首批“吃螃蟹者”,毕业生收获的不仅是一纸文凭,更是通向未来的多元选择。《工人日报》记者采访发现,他们有的进入行业领军企业,有的选择继续深造……从打破学历“天花板”,到构筑成才“立交桥”,随着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开花结果”,职业教育正迎来发展新机遇。

  对口企业纷纷抛来“橄榄枝”

  “我收到了5家大型企业的录用通知。”谈起这个毕业季的收获,郭宇豪难掩喜悦。大专最后一学期,他曾短暂地加入求职大军,但进入工厂一线实习后,他觉得“工作成就感很低”。迷茫之际,恰逢职业本科开始招生,郭宇豪立刻投入复习,最后成功就读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

  2014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首提“探索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2019年1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今年首届本科生毕业,正是试点“开花结果”。

  两年的学习和数次专业实训之后,郭宇豪发现一切都大不同,“面试邀约变多了,岗位含金量明显提高,当我跨过学历的门槛,又有技术能力加持,选择面一下子宽广起来。”

  同为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应届毕业生的范鑫鑫,现在是中国核工业第五建设有限公司的一名工程师。得益于本科阶段的系统学习,他很快适应了公司的节奏。

  该校党委书记吴学敏介绍,就业率比较理想,不少学生进入世界500强或者行业领军企业的项目研发团队,还有学生收到好几个录用通知。

  以范鑫鑫所在的机械电子工程技术专业为例,大部分人去往专业对口的心仪企业,担任机械工程师或质量控制工程师,还有5名学生考取研究生。

  伍涛就是选择继续深造的5人之一。他与职业本科的相遇充满波折,“起初对办学性质感到疑惑,对社会认可度也没把握,后来又有传言说没有学位证,我差点就放弃报名。”入学后,面对丰富的教学资源,伍涛的疑虑被打消了。

  在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对本科生的就业质量给予高度评价:“这充分表明职业本科毕业生是能够得到社会认可、行业企业欢迎的,也充分彰显了我国职业本科教育良好的发展前景和旺盛的生命力。”

  从知道“怎么做”到探索“为什么”

  去年12月,在与众多普通本科毕业生的同台竞技中,西安汽车职业大学应届生王志成脱颖而出,被长城汽车公司揽入麾下。出于对汽车的喜爱,他在大专时选择了汽车检测与维修专业,本科又考入同校车辆工程技术专业。

  “大专的教学偏重实践,本科则是理论与实践并重。”对王志成来说,读本科是一场“解密”之旅,“比如安装发动机,以前只是按照技术手册去操作,但并不明白为何这样装,而在本科第一年开设的‘发动机原理’这门课上,所有困惑都迎刃而解。”

  领略到理论的魅力之后,伍涛想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作为“专升本”毕业生,两年的课程让他意犹未尽,于是报考了南京工业大学土木水利专业,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

  对于学校来说,培养本科人才是一次全新探索。王志成记得,在毕业前的实习中,同学们接触到一家车企的新设备,感到“知识不够用”。学校得知后,经过充分调研,为下一届本科生增设了汽车总装工艺生产管理、汽车制造工艺两门相关课程。

  今年,陕汽集团从西安汽车职业大学招聘了50余名毕业生。集团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陶宏告诉记者,供需双方“一拍即合”:“一直以来,专业技术人员对生产一线的掌握程度不如直接生产人员,而直接生产人员对理论知识的理解不如专业技术人员,导致两者沟通效率低下。而职业本科生既善生产又懂理论,既能在现场摸排问题,又能向上反馈问题,在两者间架起了一座桥。”

  陶宏表示,职业本科生刚刚诞生,企业难以在短期内设置合适的岗位。但随着职业本科逐渐普及,毕业生的发展机制也会更加清晰。“他们的未来很宽广,可以结合兴趣,选择精进技术或者转向研发。”

  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如何更好对接

  “首届本科生毕业,是我国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一项阶段性成果,具有重要的示范效应。”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教授杨小敏向记者表示,我国正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转变,这也对技能型人才培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设立职业本科正当其时。一方面,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学历“天花板”被打破,学生获得了更广阔的成长空间;另一方面,一大批知识密集型现代企业对高素质技能型人才的需求也将逐步得到满足。

  据了解,2021年全国职业本科教育招生4.14万人,在校生人数已达12.93万人。根据《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

  西安汽车职业大学副校长张陵向记者表示,随着更多技能型人才发光出彩,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扭转“重学历轻技能”的刻板印象,职业教育的社会吸引力进一步提升。

  政策护航下,就业藩篱被打破。去年11月,国务院学位办表示,将职业本科纳入现有学士学位工作体系,职业本科和普通本科的证书,在就业、考研、考公等方面具有同样效力。

  入口端“叫好”,出口端“叫座”,职业本科教育如何稳中求进?

  “职业本科建设要紧紧围绕经济转型发展和产业结构升级对高水平技能型人才的需要。”杨小敏建议,在国家层面,应强化职业本科院校规划发展的顶层设计与政策制定;地方政府也要着眼长远,对地方职业本科院校的建设在办学定位、专业设置、师资队伍等方面加大经费投入和政策保障,从而形成一批高水平技能人才培养院校,为本地经济发展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撑。

  长期深耕于企业一线,陶宏认为,职业本科的专业设置可以更细更专。“比如现在车型越来越复杂,对工艺人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最理想的状态是,有人专攻电气系统,有人研究制动系统,有人会看管路管线,这都有赖于本科培养进一步增强专业性。” (工人日报记者 陈曦)

[
责编:田媛 ]

标签

发表评论